从生物进化角度探索:如何治愈存在5.5亿年的晕动症

2019-09-16 14:10:02文章来源:126下载热度:0

Qualcomm Pico XR创新应用大赛获奖作品查看请点击:一切都始于5.5亿年前( 2019年09月16日)生命始于38亿-41亿年前。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地球的生物体都非常简单,而进化过程缓慢。但大约5.5亿年前发生了一件重要的事情。钙和氧的增加带来了内耳和平衡器官(前庭系统)的进化。又过去165亿年,一些有机体来到陆地,而原因或许是为了获得更好的视野。快进到大约2000年前,希腊医生希波克拉底写道:“航海体验表明,运动会扰乱身体”。实际上,英文“Nausea(晕船/反胃/恶心)”一词源自希腊语“Naus”,而这个词涉及船只,航行或水手。据,全球大约有65%的人容易产生,女性甚于男性,而敏感度峰值在11岁左右。但是,为什么这种症状会如此普遍呢?日前,斯宾塞·索尔特(Spencer Salter)发布的一篇文章从生物进化角度探索了个中的原因,而这或许会给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的晕动症问题带来另一个参考角度。下面是映维网的具体整理:图片来源:theconversation1. 正常反应当眼睛所见与大脑和内耳所感存在不匹配时,晕动病就会出现。例如在搭乘汽车时,如果你低头查看手机,报纸或任何一个静止对象,眼睛就会通知大脑你没有发生任何移动。但前庭系统(耳朵里的平衡器官)则通知大脑你正在移动。所以,双眼看着前方道路并关注地平线可以帮助防止晕车情况,因为这个时候眼睛所看与身体所感相符。当你在移动汽车中产生晕动症时,这表明我们的前庭系统有在正常工作。人类不是唯一会产生晕动症的物种。狗狗,猫咪,两栖动物和其他一系列的生物都会产生晕动症(但不同物种之间的症状有所不同)。如果你查阅物种进化生命树,你会发现它们都与盲鳗和七鳃鳗等古老物种存在进化关联。盲鳗有一个前庭通道,而七鳃鳗则有两个前庭通道。盲鳗和七鳃鳗之后不久出现了诸如鲨鱼等软骨鱼纲。跟我们一样,它们有三个前庭通道。图片来源:Spencer Salter所以,我们是否继承了鱼类朋友的运动敏感度,并且随着我们人类的进化复杂度加深而变得越来越容易受到其影响呢?答案并非这么简单。螃蟹,龙虾和小龙虾都具有高度发达的前庭和眼睛控制系统,而所述系统在大约6.3亿年前就已经单独地进化,而且早于鱼类。有表明它们同样会产生晕动病,所以“海晕”不仅仅只是一种遗传的症状,它似乎是一种生理系统正常工作的标志。但是什么引发了其他物种的晕动症,它又为何是一种进化优势呢?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看看自然环境中存在着什么样的运动。2. 汽车和船只之外海洋:波浪不仅存在于表面之上,表面之下同样能感受到它们的存在,并且能以影响海洋生物。事实上,有。“海晕”可能是鱼类身体告知大脑自己正面临危险的方式。有趣的是,人类可以承受的运动量非常接近于鱼类(0.2Hz),这同时与风力生成波浪的频率相对应。这可能只是巧合,但有可能表明人体和海洋之间依然存在深层联系。树木:树木保护着多种动物,包括黑猩猩。但就像海洋一样,树木不是四平八稳。进化可能青睐于厌恶运动的物种,因为这促使它们移动到稳定性更高的低层枝条,从而降低它们死亡的风险。人类可能认为自己已经离开了树木和摇曳的树枝,但我们生活和工作的高层建筑容易随风流晃动,而存在晕动症的人在高层建筑时会报告头晕,难以集中注意力,嗜睡或恶心。我们的前庭系统和其他系统以行走作为基础已经经历了数百万年的进化,所以船只,汽车,骆驼,以及最近的VR头显会引起人类产生晕动症并不令人意外,因为我们的感官系统尚未有充足的时间来适应新技术和新环境。图片来源:Spencer Salter3. 难以治愈任何针对晕动症的解决方案都与数百万年的进化相悖,而这正是它难以治愈的原因。许多人都会通过东莨菪碱等处方药来治疗晕动症,但除了令人不快的副作用外,药物同时会阻止你习惯新环境,这意味着你将继续依赖药丸(有人选择草药,但结果好坏参半。)解决晕动症的最有效方案是慢慢适应环境。例如,习惯于乘船的人不容易晕船。晕动症似乎是所有健康人群的正常反应。我们或许不应该将一种古老的潜意识机制标记为“病症”,而“生理反射”或许是更合理的描述。原文链接:转载须知:转载摘编需注明来源映维网并保留英文阅读:点击前往映维网合作伙伴阅读专业英文报道入行必读:
编辑:admin